幼说《缘为冰》【一四七】咋个“电电手中枪”

幼说连载《缘为冰》未完待续

图/文:梁佛心

    下昼的雨,越下越大。

    虽说照样细雨,可是,新兵们的冬装罩衣都已经淋湿了,坪坝上汪首了雨水。

    新兵们脚上穿的军用棉鞋是布底儿的,都洇湿了。

    新兵们穿的胖大的冬装罩裤也洇湿了半截儿裤腿儿。

    一股湿气包裹着身体,别扭至极。

    再添上连天的阴雨天气,更是“那堪风雨助凄苦”……

    天暗下来了,更添的寒气袭人。

    训练停留了。 

    晚饭后,各连教唱队列歌弯。

    至于教什么歌儿,营里让各连自个儿决定。   

    吾们新兵二连教的歌儿,是《说打就打》。

    连长让各排排长把人都带到一排的粮仓里。

    教唱歌儿的人,是吾们新兵二连的请示员。

    请示员的嗓子不怎么清脆,音色也不怎么样,调儿也拿的不怎么准。

    请示员唱一句,让吾们跟着学一句。

    首初,没什么人跟着唱。

    请示员最先讲部队唱歌儿要把握的要点:

    “当兵嘞唱歌,哦,不是比嘞哪个唱嘞益听。比啥子嘞?比势头,比阵仗(气势)!把握住三个要点就要得喽:第一个、莫要管啥子调调,只管扯首嗓子莽首吼(大声喊);第二个、莫要管啥子歌词,只要震得昂(吼得恶),就有阵仗;第三个、莫要怕吼破喉咙,就是要攒劲吼(使劲吼),要把别个嘞声音压服。归根结底,就是一个字——行家说——啥子字嘞?”

    请示员问着行家伙儿。

    可是,异国人回答。

    请示员站在那里,有点儿不自在,两只手使劲儿的搓着,两只眼扫视着班排长们,又问了一句:

    “你们说,吾们唱歌,归根结底,要咋个唱嘛?”

    “吼——!”

    班排长们大声儿的吼出了谁人“吼”字儿。

    新兵们异国人跟着吼。

    无数儿新兵,根本就没听懂才刚请示员说的是什么。

    请示员是四川口音,怹只管本身个儿说着自几个儿的家乡话,也不管吾们北京来的新兵和河南来的新兵,听不听得懂。

    新兵营的新兵班班长们,绝大无数都是四川籍的,只有屈指可数的那么几幼我,是河南籍的。

    新兵营的排、连、营干部,都是清一色的四川籍。

    后来才清新,吾们这个团的前身,是中国人民自在军的一个军栽——中国人民公安军的一支部队。

    公安军改编的时候儿,就成了军区的自力团。

    部队的干部兵士,一水儿都是四川省的“子弟兵”。

    后来,也就是一九六九年年头儿,按照中央军委“整编军队,以防意外”的决定,把这个团整编到了吾们师。

    为了体面搏斗的必要,吾们师的四个团又进走了扩编。并且从野战部队抽调了一批四川籍以表的指挥员,足够到这个团的干部队伍里。

    一九六九年二月和十二月,又分两次,征了一些四川籍以表的河南新兵,还有这次吾们这拨儿北京新兵。

    部队的队列歌弯,经请示员这个“三莫要”“一个吼”的定义,欧宝首页唱歌儿就成了“吼歌儿”。

    《说打就打》这首歌儿,正本就有“吼”的成分在里边儿。铿锵有力,节奏感强。

    这首歌儿的头一句“说打就打”唱完了,紧跟着就是一个强有力的“嗨”。

    请示员一个劲儿地强调要“嗨”出气势来,还特意儿练了不知众少遍这个“嗨”。

    直到吾们把个强有力的“嗨”,吼成了狂吼乱喊的“嗨”,请示员才算罢息。

    末了,连首来唱的时候儿,终于把这个“嗨”字儿,吼成了北京人所说的“首哄架秧子”的劲儿。

    请示员,正本是有认识的要用这个“嗨”,来强化这首歌儿的力度。

    没想到,却首到了活跃现场气氛的作用。

    “首哄架秧子”就“首哄架秧子”吧,能活跃活跃现场的气氛也是益的。

    新兵们的情感跟这个天气似的,实在太矮沉了。

    请示员语言有口音,由于起头儿说“三莫要”“一个吼”的时候儿,大片面新兵都听不懂。这时,就仔细了发音,尽量用“川普”教歌儿。

    这首歌儿的歌词儿是:

    “说打就打,嗨!说干就干。练一练手中枪,刺刀手榴弹。瞄得准来,投也投得远,上首了刺刀叫他心胆寒。捏紧时间添油练,练益本领准备战。不打垮逆动派不是铁汉,打他个样儿让他望一望。”

    这首歌儿,正本是两段儿歌词儿,吾们只唱第一段儿。云云儿唱首来,嘎嘣爽利脆,短幼精悍,正当开饭之前唱。

    赶紧唱完了,益赶紧吃饭往。

    那时教唱歌儿的时候儿,既异国谱子,也异国词儿,就是请示员唱一句,吾们跟着唱一句。

    请示员唱道:

    “索打就打,嗨!索干就干。仓——。”

    请示员让行家伙儿跟着唱,益些新兵就跟着首哄架秧子的,学着请示员的口音唱道:

    “索打就打,嗨!索干就干。仓——。”

    唱完了“仓——”,行家伙儿就哈哈哈地乐。

    自然了,首哄架秧子的新兵里边儿,也包括吾们这帮北京新兵。

    北京新兵就云云儿,“上司”给点儿乐容儿,就人来疯儿,就蹬着鼻子上脸。

    请示员跟着行家伙儿一路乐。

    乐够了,请示员说:

    “吾嘞是叫你们'仓’,你们莫要学吾'仓’'仓——’。”

    请示员是说:

    “吾是叫你们唱,你们不要学吾,也唱谁人'唱——’字儿。”

    亏了请示员照样说的“川普”。

    请示员接着教:

    “索打就打,嗨!索干就干。电一电手中枪,刺刀手妞弹。仓——。”

   请示员把“练一练”唱成了“电一电”,把“手榴弹”唱成了“手妞弹”,而且,接着“仓——”……

图片

posted @ 21-05-29 09:48 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欧宝体育官网入口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168ty 版权所有